天 天 快 跑(剧本及台词)

  注:此为本人入职腾讯接受新员工培训时,与小组成员共同编写的剧本。本小品以腾讯新开发的“天天快报”新闻APP为主要故事背景,穿插了腾讯的诸多主要产品(如企鹅形象、微信各种功能等),对近日发生的时事(如雷阳案、万科股权纠纷事件等)进行了讥讽,适当黑了一下友军(如今日头条),同时对腾讯掌门人小马哥进行了调侃。小品以秀下限为最高宗旨,逗笑全体员工为最高目的,所以文风有点带色,请看官海涵。

  转载时请务必注明出处!

  


  第一幕 开场

  【打出第一张照片,“天天快跑”】

  记者出场,背书包,拿相机,拿话筒(配图标,天天快报),开始独白:

  “我是‘天天快跑’的记者小鹅,我的头儿,今儿给了个任务,让我们围绕一个主题,上街随机采访几个人。什么主题?——你幸福吗?

  头儿还许诺,谁采访得最好,将成为‘首席记者’。嘿,首席,到时候,我们全家可都是首席了!——反正,我就是一只‘单身狗’,哦,是‘单身鹅’。”

  第二幕 采访法务

  【打出第二张照片,“企鹅大酒店”】

  记者在大街上溜达几步,然后手搭凉棚,做遮阴状,嘀咕:

  “这狗日的天气,怎么这么热?我还是去找个凉快的地方,‘守株待兔’算了”。

  转身,见到“企鹅大酒店”,说话:

  “嘿,企鹅大酒店,七星级顶级豪华大酒店,不错,不错,我就去大堂吧里瞅瞅。”

  【一女子坐在一旁椅子上,正在喝咖啡】

  记者独白:“那个女人,慈眉善目,应该很好打交道。我去采访她吧。”

  走过去,记者:“小姐,您好,请问你幸福吗?”

  女子:“什么小姐?!你才是小姐!叫我女士!对了,你谁啊,干什么的,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

  记者:“我是鹅场天天快报的记者,想对您做个采访,就问您,幸福吗?”

  女子:“天天快报是什么?没听过,别乱拍哈,我警告你这可是侵犯肖像权的!”

  记者:“我们天天快报可有名了,在新闻APP里种,传说排名宇宙第一!瞧,这是我的记者证。”(手忙脚乱掏书包找证件)

  女子:“哟,还真是个记者。我跟你说,我是干律师的,但我这工作可不幸福,对法官陪笑脸,对当事人陪笑脸,回来还要应付七大姑八大姨各种亲朋好友的各种离婚、分家产法律咨询,关键还全是免费咨询啊!一百块都不给我呀!累得没时间幸福……嘿、嘿、嘿,你拍我,可要打马赛克啊!我可不想让人看见我抱怨这么多!”

  记者“马赛克啊,我有,我有。(手忙脚乱又掏书包,拿出‘马赛克’纸,塞给律师)拿着,我这就拍你打着马赛克的脸!”

  女子怒,扔掉纸,“你这个骗子,我这就去中宣部、网信办、新闻广电总局、全国记协,对了,还有你们鹅场法务部,告你去!”

  记者吓得跪在地上,“哎哟,我的姑奶奶啊,您就饶了我这一回吧,可怜我上有80岁的老娘,下有3岁的娃娃,您可得饶了我这一回啊!”

  女子不管不顾,把杯子扔在记者身上,拂袖而去,同时呵斥一声,“决不”!

  第三幕 采访男同

  【继续是第二张照片,“企鹅大酒店”】

  记者沮丧地坐在地上,“乖乖隆地咚,猪油炒大葱。这出师不利,我的全家首席梦啊,就要破灭了么?”

  这时,一只手,温柔地搭在记者肩头,同样温柔的声音响起:“嘿,哥们,你怎么了。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么?”(GayG登场)

  记者转过头看来,感激地看着G,“谢谢你,女士,我在做一个采访,受到了点挫折”。

  G:“人家是男生(扭腰,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),对了,你在做什么采访啊?”

  记者:“你幸福吗?”

  G:“没有男人,我又怎么能幸福呢?”

  记者:“你刚才说你是男人啊?!”

  G:“我是男人,就不许喜欢男人啊。比如,我觉得我现在就喜欢上你了。”(含情脉脉地看着记者)

  记者:(尴尬状)“可我觉得我不是,我还是喜欢女人”。

  G:(伸出手来,抚摸记者的手,并娇滴滴地说)“你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你不是?我以前也以为我不是,后来才知道是不敢面对。你跟我试一下,也许你就知道了,前面几十年,你全都错了……”

  记者:“让我好好想想吧。你先等一下,我先去上个厕所。”

  (记者从侧门,偷偷溜出来)

  第四幕 采访田不群

  【打出第三张照片,“PonyCafe”】

  记者在大街上继续溜达,同时说,“这企鹅大酒店,看来今天是跟我犯‘火逆’,我要换个地方去采访……嘿,泼你咖啡馆,这地方很小资,我进去看看。”

  记者走进咖啡馆,突然眼前一亮,看到坐在一边桌子上的一位女士,“哇,那不是大名鼎鼎的“田不群”,她怎么没跟笨笨在一起,一个在这里做什么?!这下,我可是否极泰来,撞大运了!”

      (记着一路小跑过去,兴奋异常状,然后开始偷拍,偷拍后上前)

  记者:“您好,田女士,我是天天快报的记者天天快跑。看到您,我可高兴了”!

  田不群:(做义正言辞状)“什么田女士?!叫我田总!你记住,‘我的成功,不靠男人’!”

  记者:“是,是,田总。田总,请问您幸福吗?”

  田不群:(哀怨状)“我不幸福,笨笨都好久没给我做红烧肉了。”

  记者:“为什么笨笨好久没给您做红烧肉了啊?”

  田不群:“还不是那个什么‘姚真话’逼得,拿了几百上千亿买我家笨笨公司的股票,都买成第一大股东了。害得我家笨笨董事长都快做不成了,哪里有空给我做红烧肉。”

  田不群:(自言自语状)“你说要是笨笨当不成董事长了,他做的红烧肉再好吃,也不稀罕了。要不等会我去找找‘姚真话’,看他的红烧肉做得怎样?”

  记者:(做色眯眯状)“或者您试试我做的‘辣椒炒肉’啊,也许不比红烧肉差呢?!”

  田不群:(勃然大怒)“啊呸,你个屌丝记者,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了?!滚!”

  记者灰溜溜地走了。

  第五幕 采访黑社会老大

  记者独白:“这次怎么搞得,连续遇着三个变态,实在是太要命了,记者这工作真不好干啊。要不,我试试线上联络,微信采访吧!”

  (记者摸出手机,“我用摇一摇试一试”,开始用微信摇一摇。

  另一边,小芳登场,一手拿刀,一手也在拿手机,摇一摇。)

  记者独白:“连上了,嘿,叫小芳,好有遐想哦”,开始哼歌:“中关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长得好看又善良”……

  (然后,记者开始与小芳微信语音通话,声音嗲嗲的)

  小芳:(做女声状)“你好,小鹅,你是做什么的啊?”

  记者:“你好,小芳,我是‘天天快跑’的记者”。

  小芳:“哟,是记者啊,那你可不可以采访我啊,我从小就想上电视、上报纸啊。”

  记者:“好啊,小芳,不过我们是网络报道的。”

  小芳:“那也成,小鹅记者,要不我们见面聊吧?”

  记者:“没问题,我们在哪里见面呢?”

  小芳:“就到‘摇一摇’拉面馆吧,顺便,你还可以请我吃碗拉面呢,这都到中午了,呵呵呵呵呵呵(做银铃状)”。

  记者:“好,不见不散”。

  【打出第四张照片,“摇一摇拉面馆”】

  记者先到拉面馆,给小芳发语音:“2号桌”。

  过一会儿,小芳来了,一拍桌子,中气十足的大吼一声:“你就是那个记者吧?”

  记者:“是,是,请问您是?”

  小芳:“我就是小芳啊,你要采访我什么问题?”

  记者(畏畏缩缩):“您是小芳……?”

  小芳:“对啊,我就是小芳啊,你打听打听,这方圆三十里的宇宙中心,我小芳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?!你快点,有屁就放,有话就说!”

  记者(畏畏缩缩):“小芳哥,我就是想问您一个问题,您幸福吗?”

  小芳(一拍胸脯):“幸福,当然幸福,每天吃香的,喝辣的,闲下来,就摇摇微信,泡泡妞。这日子怎么不幸福?”

  记者:“小芳哥,你不工作啊?那你吃香喝辣加泡妞的钱,从哪里来啊?”

  小芳:“收保护费啊,哪个敢不给我保护费,我就砍他。迟交一天,砍一只手;迟交两天,砍两只手!”

  记者:“啊,这砍人是不是违法了啊?”

  小芳:“什么?你敢说我违法?!你不死下打听大厅,我小芳从来都是‘以德服人’(胡人)的!看我不砍死你个什么狗屁烂记者!”

  (小芳拿出一把大砍刀出来,追砍记者,记者落荒而逃)

  第六幕 采访书记

  【打出第五张照片,“倩倩洗脚房”】

  记者一路狂奔,看到小芳没有追上来,才一屁股坐下来歇口气。坐下来的地方,就在“倩倩洗脚房”的门口。

  (“倩倩洗脚房”里,洗脚妹倩倩登场,胸脯挺得高高地)

  洗脚妹(一边扭腰一边)说:“下岗码农不落泪,挺胸走进夜总会。谁说俺们没地位?昨天才陪书记睡。”

  (这时,张书记登场,手夹公文包,走到洗脚房门口)

  洗脚妹迎出门来,娇声说道:“啊哟,张书记啊,您好久没来了,可想死奴家了!”

  张书记:“你个骚狐狸精,这才一天不见,就骚成这样?!”

  洗脚妹,“张书记,您可不知道,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啊。今天店里推出了新服务,保证让您老满意!”

  记者这时在一边悄悄地看着,不停地偷拍,并独白:

  “我×,这下可真是发财了,网信办的张书记出来找小姐,还做全新项目。这新闻一旦发出来,铁定刷屏一星期,到时候别说什么全家首席,就是普利策奖,也得归我了!”

  停顿片刻,记者又说,“我先等张书记办完事,再去跟他当面对质,看他怎么说!”

  (过了良久,张书记起身,伸懒腰,准备出门)

  记者走上前,“您好啊,张书记!”。

  书记(吓一跳):“你是谁啊?”

  记者:“张书记,你忘了我啦,我是‘天天快跑’的记者小鹅啊!”

  书记:(声调升高)“怎么又是‘天天快跑’?!你们媒体没有自主采访权,难道你不知道么?你采什么采啊?!回头,让你们总编辑,叫什么,姓颇名利马的,到我办公室来写一万字的检查,否则我查封你们APP!”

  记者:(胆怯状)“张书记,我这次其实也没什么采访,就想,就想问您幸福吗?”

  书记:(发飙状)“幸福个毛啊?!如今,我吃不敢吃,喝不敢喝,赌不敢赌,拿不敢拿,家里几千块的财产居然要一五一十地申报。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,你说我能幸福吗?!”

  记者:“哎呦,书记,这真苦了您了”!

  书记:“快走,快走,等会公安来了,一不小心打死我,还得赖我是突发心肌梗塞!”

  (书记夹起包往外走……)

  洗脚妹:(追出洗脚房,跳脚)“哎,哎,张书记,您老还没给钱啦!”

  书记:(转身怒视)“什么,还要钱?哼,老子在城里吃几个破西瓜都不要钱,在你这做个按摩还要收费?老子不收你卫生费、消防费、占道费、城市管理费就不错啦!”

  洗头妹:(哀求、哭泣,拖拉)“张书记啊,咱这洗脚房虽小,但也是诚信经营,童叟无欺,小本经营,明码标价,不能不要钱啊,张书记!我要是不收钱,老板会从我工资里扣啦!”

  (书记左右看看,发现记者还在旁边拿着台相机,怕事情给闹到网上去,又担心拖得久了警察来,于是态度缓和)

  书记:“那好吧,看在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没有苦劳也有疲劳的份上,我一会发个888元的微信大红包给你吧!我还要去开个会,主题叫什么“两学一做”——努力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!我先走一步!”

  洗脚妹:(转哭为笑)“多谢书记打赏!……对了,张书记,发票抬头怎么开?”

  书记:(大踏步,边走边朗声说道)“老样子,×日头条有限公司”。
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3183
发表评论
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