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[ZT]双驴记-王松

Leon:这篇《双驴记》可以说是我看过与动物有关的最惊奇,最震撼的一篇故事了。小说中的“黑七”简直就是披着一个披着驴皮的“人”,充满仇恨、智慧和狡捷,与另外一个活生生的人进行交战。都说狗咬人不奇怪,人咬狗才奇怪,结果一人一驴两个你来我往,互相撕咬、斗法,双方互有胜负,看起来真叫一个刺激呀。最终驴失败阵亡了,但是它的坚韧和骨气却深深的刻在了我心中。

直到若干年后,马杰才告诉我,他终于真正了解了驴这种畜生。他是在大学里学到这些知识的。他读的是农学院。这让我很不理解。我和马杰同是1977年参加高考,而且在同一考点的同一考场。但后来,我去师范大学数学系报到时才听说,他竟然考去了农学院的牧医系。说牧医好听一些,其实就是兽医。那时电话还不普及,农学院又在市郊,交通很闭塞,所以直到上大三时我才给他写了一封信。我在信中对他选择这种专业表示不解。那时还是计划经济,大学里包分配,这个说法今天的大学生未必能懂,也就是毕业后学校负责分配工作,因此一旦学了什么专业也就如同嫁人,注定一辈子要从事这种工作。我在信中对他说,农学院,又是牧医系,将来的去向可想而知,大城市里的骨科医院或妇产科医院自然不能为牲畜治病,难道你去农村插队几年,在那种地方还没有呆够吗?我又在信上说,你对哺乳类动物感兴趣不一定非要学兽医,人也是哺乳动物,你完全可以去读医学院。当时我想,我在信中的言辞可能过激了一些,而且事已至今,再说这些话也没什么意义,当然,马杰也未必会以为然。马杰一向是个很自信的人,无论什么事都有自己的主见。几天以后的一个上午,我刚下课,系办公室的老师来叫我,说有我的电话。我立刻猜到了,应该是马杰,别人找我不会把电话打到系里去。果然是他。他的情绪听上去很好,说话还是那样不紧不慢。我在心里想象着,他这时大概正穿着一件肮脏的白大褂或扎着一条黑皮围裙,刚摆弄完一只什么动物。我似乎已经闻到,从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一股腥臊气味。果然,他告诉我,他是在解剖教室打来的电话,他们刚刚解剖了一头驴。你能想到吗,这是一头成年雄性亚洲驴,而且还是活体。他并没有提那封信的事,听上去似乎颇为得意。他说,看来我过去真没猜错,驴确实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动物,从解剖学的意义讲,它还是马的一个亚种呢。他说话的口气已明显跟过去不大一样,似乎有了些学院派的味道。接着,他又说,马的学名叫Equus csballus,而驴的学名则叫Equs asnus,由此可见,它们应该同属哺乳纲,但后者却是马科马属,驴亚属。马杰这样说着,似乎在电话里笑了一下,当然,如果在野生环境里,驴这个亚属应该更适于生存,因为它们的耐力和生命力都要优于马,比如寿命,马是三十年,驴却可以四十年甚至更长。而且,他又意味深长地说,它们的智商也的确很高,比你想象的还要高。 

我忽然有些伤感。我终于明白了,马杰对过去的事还一直耿耿于怀。 

查看更多...

Tags: 坚韧 复仇

分类:休闲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65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