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存感激

一只小鹿,刚刚生下来,眼睛还没有睁开呢,就会努力地站起来,去够母亲的乳房,当鹿群遇敌奔跑时,它也得踉踉跄跄地跟着跑,没有谁能背负它。而一个人类的婴儿刚生下来时是多么地软弱无助而又倍受优待啊,母亲要用乳房去够他,他才吃得上奶(幸亏吸奶这一本能他还保留着);让他平躺着睡,他自己就没法翻到旁边来。

我们大概都知道一些我们幼小时所遭遇过的危险,在那些关键的时刻,是我们的爸爸、妈妈、奶奶、大姑等亲人或别的大人救了我们,但是,更多的是我们所不知道的、他们所给予我们的日常琐碎的关心、抚养与爱护。

可以说,每一个活到我们现在这么大的人,都不是仅凭自己活过来的。

而且,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,我们虽然知冷知热,知道饿了要叫唤,疼了要哭泣,我们对那一段生活却几乎没有任何记忆,这也许说明,记忆力是伴随着主动生活的能力一起成长。我们那一段作为人之初的、最宝贵的生活的秘密,恰恰不是保存在我们手里,而是保存在我们的父母或别的亲人手里,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一些,是他们讲给我们听的,这样,在我们的生命中,实际上就融入了他们的生命,或者说,在他们的生命中,也包含着我们的生命。

我们的生命还通过多少条别的公开或隐秘的途径,和多少个我们知道姓名、以及不知道姓名的人们联系着和分享着啊, 所以,我们谁也不敢说:我们的生命,完全是属于自己的,我们的生命,完全是我们自己造就的。

我们到目前为止,基本上还是一个受益者而非施惠者,我们成长所得到的一切,都不是现成的,而必有人为之付出劳作。

一个古罗马的皇帝、斯多亚派的哲学家马可·奥勒留有一本写给自己的书叫做《沉思录》,这本书的第一卷,全部写的是他对那些对他有过助益的人们的感激之情,他写下了对他的祖父、曾祖父、母亲、生父、养父、胞兄、养兄、姐妹、许多老师和朋友的感激,说他为这一切而感谢神明。一个获得了诺贝尔奖、其发明已经造福于千百万人的科学家,也说他仍然感到对他人有一种亏欠。

也许我们什么都不必说,也许我们笨拙的笔难于表达出我们的感激之情,但是,我们对我们的父母祖辈和今后我们自己的儿女的行为,对我们前面的人和后面的人的行为,将表达出这样一种感情,而人类就在这一过程中世代延续。


何怀宏 北京大学教授, 著名伦理学家

上一篇: 不负责任的同情
下一篇: 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
文章来自: GoTone全球通电子杂志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1 | 查看次数: 6865
发表评论
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