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中的记忆

周二(8月23日),我病了,肚子疼,吐得很厉害,请了假,回家躺在床上歇了一天半。除了喝酒呕吐外,我已经有10多年没有因病呕吐过了,这次实在是严重,肠胃一个星期都不舒服,每天我都只能小心翼翼的喝点稀的。吃了点藿香正气丸和胃肠安丸,怕又被宰没敢去医院。等到第三天早上出门时,我连闻到平时非常深恶痛绝的鸡蛋饼的味道都是香的。真想买一个啊,想想自己的肠胃,忍了。

上周六去了双龙峡游玩一天,早上4点起床,晚上11点睡觉,转天一大早就硬撑着到了公司,因为普化永道的审计员周日要去公司加班做年中审计,我得去陪她。谁料到左等右等她都不来,我一边咒骂着女人就是不守时,一边强忍着性子等她。等到了下午4点,我实在忍不住了,又累又困又饿,正准备回家休息。可就在这时候那个审计MM的身影非常及时的出现在了门边。她告诉我她发烧所以来晚了。听她这么说我的火气顿时下去一半,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员工劳动强度很大,平日有点头疼脑热的很正常。唉,大家都不容易。

周一晚上8点半送走了她,心想今晚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,不料这一躺下隔天就病了。或许是因为这些天太累了没有好好休息,或许是晚上着了凉,或许是在双龙峡上喝了点不干净的水,或许是都有之。周二回到空荡荡的家,吐完躺在床上,回忆起往事,感到一阵阵心酸,我的工作责任感太强,经常会让自己很累。

02年刚进A公司头一年年终,财务部损兵缺将,无奈将我这个新人推上了最前台,负责编制年度财务报表(A公司的财务报表是非常复杂的)和编写年度财务分析,期限却只给了区区1个星期,那个时候几乎没人指导,我只好摸着石头过河没日没夜的干,期满我终于完成了财务报表和写完了9千多字的年度分析。那时候我非常自豪的跟别人说毕业论文我东抄西抄才8千字,可9千字分析全部是我一个字一个字累起来的。04年年初,新来的总经理找我们财务经理要02年03年两年的财务分析报告(都是我写的),我们经理打印完后面带喜色的前去汇报,可是回来的时候却一脸菜色,说总经理只看了一眼就被骂了回来。我很难受,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报告里包含了多少劳动量。

完成02年年终报告的第一个晚上我昏倒了。我依稀记得夜半起床喝水,再接下来的记忆却是醒过来发现躺在地上,太阳穴和胳膊肘隐约的疼。起床时到爬起来中间的记忆已经缺失了,我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,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晕倒的。现在回想起来很是后怕,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住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还真没人知道。从这个时候起,我就有意识的控制一下工作的强度和节奏了,人毕竟不是机器,需要充足的休息才能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。

03年4月底的一个周末,非典正盛,A集团全国各大区都开会,碰巧财务部同时要参加两个大区的会,考虑到北京是非典重灾区,财务经理和我两个男性前往,而深圳就派了另一个女孩直飞而去。那天公司安排不开车,我和经理只好前往天津站坐车,去了之后居然发现京津特快以及爱尔莎均已停运。无奈之下只好坐着打辆桑塔纳去北京。我和经理两人都没有戴口罩,到了北京公司,居然发现北京的同事也没有一个戴口罩的,虽然知道普通的口罩对非典病毒完全不具有抵抗力,但一颗心还是悬着。开完会回来转天我就觉得嗓子隐隐发痒,不敢声张,害怕被隔离。只是到无人时,拼命地压住声音,不敢发出向咳嗽那么大的声响,只是轻轻的清清嗓子。我紧张了近一个星期,嗓子倒是不痒了,可是又出了另一个毛病。

03年5月初,右眼左下脚起了个包,化脓了肿的特别大,右眼看东西都有点不清楚了。那时候不知道是什么病,眼科医院的医生告诉我是泪囊炎,可能要动手术,否则可能要毁容。(后来我翻书才知道是麦粒肿,贬视一下现在的医生)。我真想请假休息几天好好医治一下,可是根本就走不开。10号交财务报表(Fianancial Reports),12号交管理控制报表(Administrative & Internal Control Reports),14号交财务分析(Financial Analysis Reports)一个接个任务如同小山一样扛在我肩头。那个时候我一边工作,一边去医院打针,日子过的很艰难,一直到我的病好了,也没有休息过一天。一颗心始终悬着,生怕将来真在眼角那里留下一个大疙瘩,幸运的是1个月之后皮肤长好了,伤疤根本就看不出来了。一天天下着小雨,我从公司骑着车扛着雨伞去眼科医院打针,行驶在金街上,看着路旁躲雨的行人,感到一阵阵委屈,他们都有一个依靠的角落,可是我呢却什么都没有,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,离开A公司。

04年3月,终于如愿以偿离开A公司进入现在的公司,可是遇到了四可先生(请参见《纪念四可先生》一文http://www.fiaweb.net/article.asp?id=198)这样一个糊涂的领导,同样被折磨的够呛。等到他被开除了,日子才稍稍好过了些。我一路上磕磕碰碰的走着,不再是当初那个幼稚和冲动的小子,性格改变了很多,唯一没变的是对工作的责任感。不求闻达,但求无愧于心,我很累,但我是快乐的。

周六晚上加班回来,疾风从车窗中拂面而来,在我耳边呼呼作响。与风同行,我不再孤独!

[本日志由 Leon 于 2006-02-28 02:09 PM 编辑]
上一篇: [转载]闲话鲁迅/作者: 钱理群
下一篇: 8月20日周六前往北京双龙峡一游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 疾病 工作态度 回忆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12 | 查看次数: 12582
发表评论
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!